轉載自數位島嶼電子報第四十四期(2009-05-21)
 
 

十三行人的舶來品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所 / 黃婷鈺

馬路上來來往往的小客車,不是日系、美系就是歐系血統;捷運上穿著入時上班女郎手上提的、肩上背的,很多法國、義大利名牌包;菜市場的路邊攤成衣,不是Made in China就是Made in Korea。這些進口商品在現代台灣人的生活中已見怪不怪,然而你可知道在距今1800-500年前的史前十三行人,也擁有許多舶來品。

十三行遺址位於台北縣八里鄉頂罟村,淡水河出海口南岸,觀音山西麓海邊,現在有一座八里污水處理廠位於其上。距今1800-500年前,住在這海邊的十三行人便藉著水上交通的便利,除了和台灣島內的其他族群往來之外,還和島外的外國人交易,因此十三行人擁有許多的舶來品,包括台灣東北海岸宜蘭、花蓮及中部沿海一帶的陶器,還有中國大陸和東南亞一帶的銅錢、中國瓷器、玻璃器、珠飾等。十三行人將這些舶來品視為珍貴的物品,因此有許多被放在陶罐中當作陪葬品,陪伴死者長眠地下。

 

 

 

 

 

 

  青銅器在十三行遺址出土了二百多件,包括青銅刀柄、錢幣、鈴鐺、箭頭等等,在台灣考古遺址中出現這麼大的數量,這還是頭一遭。由於台灣當時並無製作銅器的技術,因此推測這些青銅器可能都是交易而來的物品。其中青銅刀柄(共出土11件)原來還有一節鐵製的刀身,但是鐵比銅容易鏽蝕,所以出土時都只剩下青銅的柄部了。這些刀柄是以站立的人形為主題,並以乳突紋、線形紋、鏤空裝飾,看起來有很強烈的神秘感,但是目前考古學家還不能確定這些青銅刀柄是從哪裡來的?

  十三行另外出土一件有趣的長方形銅牌,上面裝飾著一個人騎坐於駱駝之上,駱駝則踩在雲上;銅牌的兩側各有穿孔,背面有5個釘扣,可能作為裝飾使用。台灣哪來的駱駝?細心的您一定立刻有這樣的疑問,是的,這個銅牌很可能是與外人交易而來的物品。

要以華麗來論,后冠非這件鎏金銅碗莫屬了。青銅的內胎外飾一層鎏金,雖然這個碗已經受到侵蝕,但仍可一窺其金華耀眼的光彩。碗內底部裝飾著中國唐朝風格的花草紋飾,應該是一件來自中國的器物。在這件銅碗的碗口,被打了24個直徑約1-2公釐的小圓孔,考古學家推測十三行人可能不是把這個碗當作容器使用,而是拿來當作裝飾或是儀式中吊掛的物品。

愛美的女士們可能很關心,十三行可有像Tiffany、Cartier之類的進口飾品?除了陶片以外,十三行遺址出土最多的東西,就是各式各樣的珠子,總數約有二萬多顆,大多是玻璃材質,顏色有紅有綠、有黃有藍,還有瑪瑙、貝殼、石灰岩等各種材質,體積小至4-5公釐,大到5-6公分。據推測,小的珠子可能是縫綴在衣服上的裝飾品,大的可能是串起來當作項鍊之用。由於目前為止考古學家還沒有在台灣找到製造珠子的任何證據,所以推測這些珠子可能都是從台灣以外的地方交易而來,有一些可能來自東南亞一帶,有一些可能是來自中國大陸。另外十三行還出土了一些美麗的玻璃環和玻璃玦,玻璃環是作為手環或臂環使用,而玻璃玦則是耳飾品。這些玻璃環和玻璃玦到底是從哪裡進口的,現在仍然不清楚,考古學家推測有可能是來自於東南亞地區或是中國大陸。

十三行人進口了不少銅器、玻璃器、珠飾等,但是他們又以何為出口,換取這些舶來品呢?對於台灣島內的貿易伙伴,十三行人用他們最自豪的自產鐵器作為主要出口產品,因為就目前的考古資料來看,當時台灣的其他族群可能並不生產鐵器,因此需仰賴十三行人的供應,十三行人可說是當時島內的鐵器供應中心。至於島外的輸出,還缺乏具體的考古資料,不過元代的航海家汪大淵在他所寫的《島夷志略》〈琉球〉(這裡的琉球,有人認為指的就是台灣)中有這麼一段記載:

地產沙金、黃豆、黍子、硫磺、黃臘、鹿、豹、麂皮。貿易之貨,用土珠、瑪瑙、金珠、粗碗、處州瓷器之屬。

由於汪大淵所說的貿易之貨大都可在十三行遺址出土的舶來品中看到,因此有可能他所說的台灣產品,就是十三行人用來交換的出口貨。

你是哈日或哈韓呢?千年前十三行人之時髦可不比你遜色喔!想知道更多資料閱讀可查詢,「中研院史語所數位資源總體經營計畫—考古發掘遺物、照片、記錄與檔案」http://archeodata.sinica.edu.tw/allindex.html

參考書目資料

臧振華、劉益昌,2001,《十三行遺址:搶救與初步研究》,台北縣政府文化局。

臧振華,2001,《關懷淡水河系列叢書—十三行的史前居民》,台北縣立十三行博物館。

參考網路資源

* 中央研究院台灣考古數位典藏博物館
http://proj1.sinica.edu.tw/~damta/

*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考古資料數位典藏資料庫
http://ndweb.iis.sinica.edu.tw/archaeo2_public/

南無 考古大菩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