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陳佳翎

中國考古工作常在墓葬中發現銅鏡,銅鏡的樣式多、裝飾繁複華美,直到被西方傳入的水銀鏡取代前,一直都是受古人喜愛的日用品,連死後都要將它帶到另一個世界!然而,真的是古人愛漂亮,死後不忘要照鏡子端正儀容嗎?

R001117BCWA_2  

小屯墓M1005 銅鏡(R001117) 直徑6.7公分,厚約0.3公分,重64.7克。

 

              首先,請大家猜猜看,中國的青銅鏡是什麼時候開始出現的?根據目前的出土資料來看,新石器時代晚期的齊家文化已有銅鏡,但西周以前數量仍少,且分布範圍也較集中於中國北方。春秋戰國時代才開始在各地流行,形制與紋飾也趨多樣化。

           

中研院史語所於19341223日發掘出一面商代銅鏡,出土於安陽侯家莊西北岡1005號墓室西壁,當時的田野繪圖及紀錄者稱為「銅圓片」。梁思永先生見背面有鈕,認為它是「殷代的銅鏡」。1958年,高去尋先生從尺寸大小、厚度、外緣、紋飾、鏡面和鈕型等六個面向進行比較分析,認為它符合銅鏡的條件。[1]在這之前,學界大多透過金石學和古代典籍研究早期銅鏡,對它的認識僅到戰國,更早期銅鏡的樣貌則一無所知,商代銅鏡的出土引發了大量討論。

 

隨著後來新的考古發現,將中國銅鏡的歷史往前推進至新石器時代晚期。1975年在甘肅省廣河縣齊家坪墓葬出土銅鏡,接著1976年青海貴南的齊家文化墓葬出土七角星紋鏡、殷墟婦好墓中出土了四面銅鏡,也自然破除商代有無銅鏡的爭議。80年代後,銅鏡大量出土,填補了商代到戰國時期之間的斷層,關於銅鏡的源流及功能的討論也漸漸增加。[2]學者們注意到殷墟銅鏡與西北和北方地區出土銅鏡,在紋飾風格與形制上具一致性,其間可能存在某種淵源關係,與當時在歐亞大陸北方活動的遊牧民族有關。[3]

 

回到本文一開頭丟出的疑問?鏡子除了用以正衣冠,還具有其他用途或意涵嗎?有的!例如,有些古代銅鏡銘有「去不祥」等字樣,正如現在也有人將鏡子懸掛於門上,用以避邪,古人也相信透過鏡面的反射作用,可以驅除不好的邪靈,具有保護作用。鏡子還有讓妖怪現形的功能,古籍《抱朴子》提到,精怪可以修練成人形,但是一經鏡照就會現出原形,所以鏡子也是道士的重要法器。[4]

01  

 台灣地區民宅門楣上的鏡

圖片出處:葉玟芳,〈銅鏡避邪內涵之探討〉,《藝術論壇》42006:圖七、圖九。

銅鏡不但在古代少數民族宗教儀式中使用,[5]近代少數民族的薩滿[6]依舊使用銅鏡治病、跳神、去邪、占卜等。[7]另外,也有學者認為鏡與中國北方漁獵遊牧民族的太陽崇拜有關。由於鏡面能反射光,因此進而將之具體化為鏡崇拜。西伯利亞的遊牧民族還稱鏡子為「胸前的太陽」,東北地區的滿族則將鏡子視為太陽的化身,從唐代滿族的先祖墓葬中,就可以看到銀製的圓形佩飾放置在墓主的胸前或背後。[8]

 

 

顎倫春最後薩滿

 鄂倫春族最後的薩滿——孟金福

 Wiki: Chuonnasuan, the last shaman of the Oroqen, in July 1994 (Photo by  Richard Noll at en.wikipedia [Public domain], from Wikimedia Commons)

 

 

 

再看看這一枚小小的銅鏡,您是不是也對它的用途多了許多想像空間呢?

 

R001117BCWL

[1] 丁瑞茂,〈中國出土的一面早期銅鏡〉,中研院史語所歷史文物陳列館網頁,文物放大鏡,

http://www.ihp.sinica.edu.tw/~museum/tw/doc_detail.php?doc_id=462014/05/12

[2] 孔祥星、劉一曼,《中國古代銅鏡》,北京:文物出版社,1984。周世榮,《古銅鏡》,台北:渡假出版社,1995。何堂坤,《中國古代銅鏡的技術研究》,北京:紫禁城出版社,1999李亨求,〈銅鏡的源流--中國青銅文化與西伯利亞青銅文化的比較研究〉,《故宮學術季刊》141984﹞:29-70。李亨求,〈銅鏡的源流--再論韓國青銅文化的起源〉,《故宮學術季刊》321985﹞:45- 82宋新潮,〈中國早期銅鏡及其相關問題〉,《考古學報》21997﹞:147- 169劉學堂,〈論中國早期銅鏡源於西域〉,《新疆師範大學學報》2031999﹞:112- 119高西省,〈論早期銅鏡〉,《中原文物》32001﹞:28- 36

[3] 李淮生,〈中國銅鏡的起源及早期傳播〉,《山東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1988﹞:51- 54, 45程建,〈試論中國銅鏡的起源和早期映照方式〉,《東南文化》11992﹞:88- 92周世榮,《古銅鏡》,台北:渡假出版社,1995,頁38- 41施慧美,〈中國銅鏡的起源與鏡形的變化〉,《歷史文物》651996﹞:52- 65, 110劉學堂,〈中國早期銅鏡起源及相關問題〉,《中國文物報》1998/ 9/ 16。羅佳,〈我國早期幾何紋銅鏡裝飾風格探源〉,《南京藝術學院學報》,12014: 71-75, 192

[4] 葉玟芳,〈銅鏡避邪內涵之探討〉,《藝術論壇》42006﹞:175-190

[5] IV.菲利波娃,鄭文 譯,〈銅鏡在匈奴宗教儀式中的作用〉,《文博》22007﹞:86- 87, 93

[6] 儀式中主祭的巫師。

[7] 劉藝,〈鏡文化與薩滿教〉,《西域研究》12004﹞:78- 86。烏仁其其格,〈科爾沁博﹝薩滿﹞宗教治療儀式中的法器〉,《內蒙古大學藝術學院學報》342006﹞:30- 35

[8] 陳見微、史向輝,〈北方民族的日崇拜〉,《吉林師範學院學報》2021999﹞:46- 50

 

 

 

   

 
 
創作者介紹

南無 考古大菩薩

南無 考古大菩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